谷歌广告分析

根據 Groupm 的數據,在2020年流感大流行期間,幾乎所有類型谷歌广告分析的廣告支出都出現了萎縮,電視、報紙和廣告牌的廣告支出都出現了兩位數的下降。大部分支出流向了谷歌(Google)、 Facebook 和亞馬遜(Amazon)等科技巨頭,而在線廣告業務增長迅速。

疫情帶來的變化顯而易見:大多數人因為在家中被隔離,花在電腦屏幕上的時間更多。出於同樣的原因,更多的人選擇網上購物。

對於谷歌等科技公司巨頭發展來說,疫情我們帶來的用戶的攀升進一步促進了它們的吸引力。在線網絡購物和在線進行支付一定數量的攀升為它們本已龐大的用戶信息數據添磚加瓦,而這也是對於各廣告商便更具吸引力。

在疫情期間,谷歌抓住了急於轉向廣告心理的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新的廣告合作。 例如,Oreo的生產(Oreo),一家快餐公司,如Ritz(Mondelez International Inc.),最初計劃在2020年大學籃球協會(NCAA)和東京奧運會等重大電視活動中推廣其一些品牌。 但當兩個活動因流感大流行不得不取消或推遲時,益子投資了數字廣告。 2020年,該公司在數字廣告上的支出首次超過電視,其中谷歌和Facebook是最大的受益者。

為此,谷歌提供了新的數據,並為 EADS 創建了廣告。例如,谷歌針對大消費者的廣告從一則關於在圖書館吃午飯的廣告變成了一則說“你通過了在線課程?善待自己”

子怡首席營銷官馬丁·雷諾(Martin Renaud)表示,谷歌提供的數據非常有用。例如,谷歌的數據顯示,人們早上傾向於在網上搜索更健康的零食,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會搜索更放縱的零食。基於這些數據,子怡選擇充分利用孤立人群對在線食譜的興趣,將廣告資金投入谷歌。

2021年,億滋全球網絡媒體技術支出約為11億美元,預計使用數字進行廣告將占其中一個一半以上,而2017年,這一問題比例還只有30%左右。電視廣告在該公司廣告費用支出中所占的份額可以持續不斷下降。

對於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公司來說,這一流行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會,而對於谷歌來說,抓住這一機會與公司合作是擴大其數字廣告格局的另一種方式。

Top